第335章 真爱无悔(大结局)(1 / 1)

至尊圣夫人 安琪妮妮 2351 字 1个月前

“怎么哭了?”司马俊推开了她一点,平静的凝视着她眼里不断打转的眼泪和光圈。

伊雪低头埋在他的胸前,“对不起夫君,我爱你,真的爱你,是我害了你,你根本就不该遇上我的。我真的好舍不得你呀!”终于还是忍不住大哭了起来,眼泪像珍珠一般的从眼眶里冒了出来,一颗颗的往下落,就像雨点一样。

跟他在一起四年了,相处的时间,有太多的美好,虽然偶尔有好些不愉快,但是她早就从心底认可他了。

他的怀抱真的好温暖,让她流连忘返,可惜融入了太多陌生的味道,最终却还是不是属于她的,此刻她真的真的要离开他了,多么不舍。

司马俊紧紧地把她拥紧了,眼里也泛着无尽的悲痛与苦涩,但是这次,他没有挽留,“别哭,去做你想做的事情,夫君再也不自私的绑着你了,要开心知道吗?”

长长的叹了口气,过了许久,他才伸手替她擦去眼角的泪水,手劲依然是那么的温柔。

可是伊雪的泪水突然就像关不住的水龙头,越哭越发的厉害,他越帮她擦,眼泪就越往下划,过了不知多久,伊雪两眼都哭得通红了,眼睛也肿了,才在他的安慰下渐渐地停了下来了。

司马俊看着她渐渐停止了哭泣,“雪儿,明天就要走了,夫君想看到你穿这套喜服从我面前离开,我想把你最美丽的样子全部留在我的记忆里。离开后不要再回来了,去找大哥,大哥一定会照顾好你。”突然的要求着。

他对她的爱已经都尽力了,无能的,那么最后的爱也就只剩下放手了。她会一直是他的妻子的,哪怕她走了,不再回来了,那也是不会改变了的不是吗?

伊雪开始有些不理解,但是最终明白了,他不让她回来的理由是知道自己真的不行了,“嗯!”伊雪应着,心里早就痛到不能呼吸,但还是忍着疼痛的答应他的要求了。

四年了,四年的夫妻,虽然是因为命运才走到一块的,偶尔的也会任性的冷战一番,但彼此在一起四年,却是从来没有真正吵过架,彼此都真心为对方着想。

当然,更多的是他对她的温柔和宠爱。司马俊虽然有时让她觉得很痛苦,但他却从来没有欠她什么。

也许,这四年来真的是她太小气了,一直在期待着他所有的爱和关怀,而她自己却从未真心的回应过他,是她对他的爱太少了。

若早知道命运是逃不掉这样的结局,当初,她会不会对他更好点,更爱他一点,多承担一点,包容一点,在一起的时间再多一点。

那么,离别的时候是不是就不只是悲伤,还有更多的回忆来维持着,彼此也会笑着分离了。

司马俊轻轻地抚着她哭得微肿的脸庞,眼里都是疼惜,“要好好的活着知道吗?”

告别的话谁也不忍多说,所以也就只剩嘱咐了。

“你也是,一定要好好的。”望着他,眼泪又不停地在眼里打转,借赵正宇的话,“我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就好,你若安好,我便无悔。”

“我也是!”深情地将她拥入怀中,空气里传播的都是离别的味道。

悲伤的,不舍的,无奈的……痛到让人窒息,最终在眼泪模糊里睡去。

次日清早,伊雪还是穿着那套盛大的红装,翠儿进屋开给她梳妆,头上戴着的还是曾经太皇太后为她打造的头饰,还有司马俊亲自为她特别打造的那支龙凤钗,不过,这支龙凤钗这次依然是司马俊亲自为她戴上的。

伊雪在永和门前带着兵与司马俊和众大臣告别,临行之前,伊雪忍不住冲动的跑到了司马俊面前,在众人面前,不顾形象的与司马俊送上了离别之吻,“夫君,你要保重!这辈子有你给我的爱,我真心无悔。若有来生,你不要再那么傻了,不要再为了我委屈了自己。”

眼泪挂着嘴边,最后头也不会的上了司马俊为她准备的马车,在众目睽睽之下远去了。

此刻的她,仿佛就像是出嫁的公主,只带了三四万兵马,把青青丢给了司马宜,只带着明空,还有那浩浩荡荡军队离开了皇宫。

车队渐行渐远,司马俊的心越来越痛,呼吸都几乎无法凝聚。

悔恨,不舍,两者情绪相互叠加。

司马俊突然发疯的追了出去,从永和门,再到宫墙上,就那么无力的看着她慢慢地走远。

再也见不到了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不想,曾经怎么就会那么混蛋。

说好了要爱她一辈子的,可他却伤了她一辈子,都是曾经太不懂得珍惜了,所以此时此刻,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要离去。

也许,在她心里,赵正宇始终是最重要的。至少他没有像他那样伤害过她,甚至都为她而拒绝所有女人,也包括他名字上的妻子文媚儿。

直到最后看不见了,司马俊再也坚持不下去了,昏了过去。

伊雪明白司马俊为什么让她穿着嫁衣出宫,其实不是为了看到她最美的样子,而是此刻他已经退步将她当妹妹了,就像曾经赵正宇那样,看不到了,就当是妹妹出嫁了。

马车刚刚出了城,伊雪就把车帘给拉了起来,在马车里把那身喜服换了,她不可能真的这样盛装出兵的。

终于离开那个关了她四年的皇宫了,还有那个爱得半真半假很是梦幻的人。

自由了,可是心里却痛到喘不过气来了。

但她知道,此刻她已经再无法回头了,就像当初进宫那样。

只能执意的往前,赵正宇还等着她去救他的。

不是她自私,就是因为她无法自私,她才不能再为了他让赵正宇送了命,他的一切自有上天安排,但是赵正宇不同,至善方丈说过,也许她可以改变他的命运,或许她就是为他而来。

一路上,有许多和她一起对付过狼族的将士认出了她,原来传闻满天飞的圣夫人,他们心心念念想见却见不到的漂亮美人,此刻才知道,有些事真的未必是空穴来风。

天子的老婆,大将军的爱人,原来就是她,曾经和他们一起出生入死的赵子晴。

不敢多说,幸运的是此刻又能和她一起战斗了。

十里路之外,马车里突然有琴声传来,那是二十一世纪的歌曲《君不见》。

伊雪伤心,不舍,依恋却又诀别,此情,此景,此去应该是再贴切她的心情不过了。

五六天的路程,个把月的杀伐,当她到达目的地时,眼前的都是恐怖的狼烟和尸首。

伊雪一片头晕目眩,但此刻容不得得她娇弱,她必须得先找到赵正宇,带着他离开,也许杀戮就会不战而止。

弃了马车,带着随身早已准备好的行李,速速的穿过硝烟,呼吸越加的急促了起来,不断的在心里祈祷着,希望还来得及,在她赶到前,至少让赵正宇活着留在她面前。

周缙云说过,这场杀戮的主要目标只不过是她和赵正宇,伊雪敢肯定,那么,胡人此刻的目标不再是攻城,而是全部集中在了赵正宇身上。

周缙云说的话是对的,他们的目标确实是赵正宇和她。当她见到赵正宇时,他一人力战千军,胡人把他的兵全部包围了,只守不攻,狠狠的把他给挡在了包围圈外。

此刻他已深受重伤,势单力薄,身边保护他的只有她的师傅和姑姑。

看来至善方丈和香如慧早就知道了。

伊雪立即下令,把她带来的三四万精兵全部调了过去保护赵正宇。

此刻就怕是不用她下令大家也会冲上去跟胡人拼个你死我活的,有了她的命令,将士们立即一拥而上。

伊雪也冲了过去,“师傅,姑姑……”不断的挥洒着手里的银针,打开前进的道路,这次,她没有半点犹豫的味道。

嘴里喊着至善方丈和香如慧,一边狂奔的向赵正宇而去,“大哥,快过来,跟我走。”

赵正宇担心她受伤,叫住她,“三妹,别过来,危险!”

“赵将军快走,跟雪儿离开吧!”至善方丈也应声说道,声音有些微颤,好似体力已经超支,过了他所能承受的。

见赵正宇不听,无奈的又对着伊雪叫喊。“雪儿,快带赵将军离开,走了就不要回来了。”

伊雪回头看着他,“师傅,姑姑,你们一定要多多保重呀!我要走了,我把明空也来了,现在我就把他交给你们,你们一定都要好好的活着。”说到这里,声音都变嘶哑了,几乎是哽咽。

千言万语,不管多么的不舍,但此刻她已经来不及伤心和告别了。

说声快,伊雪更加快速的挣扎着,卖力的向赵正宇奔去,“驾~”就怕再慢一步,她就会失去他了。

历经千辛万苦,冲过重重包围,终于冲到赵正宇身边,把手伸过去给她,“大哥,上马!”带着不可违背的语气说道。

赵正宇第一次没有选择留下跟他的战友共患难,乖乖的把手给了她,上马,保护着她冲出了重重的包围圈。

最后回首观望,他的将士,他的兄弟,他的朋友,此刻正与胡人搅成了一团,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去而退缩,乱了阵脚,反而都在奋力反抗,保护着他和她离开,很是欣慰。

加上伊雪带来的人,这里还有至善方丈坐镇,此刻就算他离开了,他的战友们也不会出事的。

终于放心了,“三妹,我们去哪?”好似很累的突然抱紧了她的身子。

伊雪偶尔的感到了他的反常,“回家,我们回家吧!昨天我梦见我回到家乡了。”

“好,回家吧!大哥也想再陪你走一程。”说着,头突然重重的落在了伊雪的肩上。

伊雪瞬间感觉,“大哥,你不要睡着了,回家的路上很孤单的,我一个人害怕,皇上有了沈婉婷,他不再需要我了,你会一直在我身边爱我,保护我的对吧!”流着眼泪不停的问着。

耳边传来赵正宇微弱的声音,“三妹~”应该是受了重伤了,听着他好似很是无奈的样子。

伊雪不敢回头,“大哥,你知道吗?我这次出宫是穿着喜服的,皇上想将我当妹妹嫁出去呢!

可是除了你,我想不到我还能嫁给谁,还有谁不会嫌弃我!你说,你愿意娶我好不好,大哥还是一如既往的想娶三妹做你的妻子。”

赵正宇头依旧靠在她的肩上,看起来好似懒散且享受的样子,“大哥当然想娶三妹,真的好想让三妹做大哥的妻子……”闭上眼睛,一滴轻盈且透亮的东西从他眼角留下,之后便再没了声音。

“那大哥不许耍赖反悔,一定要娶我,照顾我一辈子,我也愿意做大哥的妻子,一生一世,从此不离不弃,生死相随。”

眼泪流了下来,头脑一片昏暗,感觉着赵正宇的反应,突然不知道去往哪里,没有方向,只是不断的在向着远处而去。

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整个人似乎都失去了知觉,像是没了灵魂,没了主体,心空空的,冷汗直冒着。

又是一个黄昏日下,夕阳的斜影在不断的拉长,伊雪嘴里囔囔的说道,“大哥,我们到了,我们快要回家了。”说着,从马上翻滚了下来,失去了知觉,晕了过去。

伊雪和赵正宇走后,胡人收兵,这场战争果然不战而胜。

陈凯和韩少谦回宫,呈上了伊雪和赵正宇为国捐躯,尸骨无存的奏折,司马俊顿时头脑一昏,晕了过去。

她是走了吗?还是真的已经不在了,他心里不清楚,只是心里很清楚的知道,他很想念她,此生他真的再也见不到她了。

一年后司马俊病重,生死挣扎之际,司马俊一个人呆呆的望着屋里的空气良久,最后做了一个梦,梦里他说了一大堆的梦话,“雪儿,虽然我们只有短短四年的时间在一起,但是已经够了,对于我来说,那不就是一辈子吗?

这一世,我没有好好保护你,但是无悔。若有来世,我还是愿意与你相见,哪怕你不再爱我。

雪儿,相信我,我只爱你。这一生,我的心都被你填的满满的,怎会爱上沈妃,那只不过是习惯而已。

我曾经也是想利用沈妃来转移皇后对你仇视的怒目而已,我想保护你,最后还是选择用伤害你的方式来保护你,成全你。

不得已的习惯,最后我还能有沈妃,可是我知道正宇不可以。”微弱的声音里,眼里顿然的淌过一丝开心的眼泪。接着,他双手就这么在梦里垂了下去了,从此没有再醒来。

司马俊去世后,周缙云胜利的掌权,携着新皇,真真实实的替代了伊雪的位置,并且毁灭了所有有关她存在过的证据。

走上了朝堂,终于如愿以偿的了却了垂帘听政的梦想。

司马宜一直以为伊雪死了,并且和周缙云有关,对她恨之入骨。

计划了三年,结合众大臣,并且从赵宰相那里弄到了当初伊雪给他的有盖着他父皇御印的圣旨,赐了周缙云一杯毒酒,了却了她长达三年的掌政之路。

(《至尊圣夫人》到此已告一段落了,虽然妮妮写得不好,但如果有不嫌弃的朋友,也想知道最后伊雪和赵正宇各自的着落的话,请大家继续关注安琪妮妮接下来的作品,《真爱无悔之倾世之约》,妮妮的第二部作品《花开只为有你》也在17k网站发表了,在这里,安琪妮妮谢过大家的支持。)(未完待续)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