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意外的结局(1 / 2)

一代妖妃乱宫闱 凰女 2964 字 3个月前

第十二章意外的结局

第十二章意外的结局

她的脑袋辗转了一下,让脸颊滑入他的手心。

他深深呼吸几下稳住情绪,用力将她抱住,伏在她的耳边低声道:“月儿不怕……我定会将你医好。”

她信任的点了点头,眼泪尚在滚落,却是嘴巴一抿,笑了。

“是谁干的?”他将她的手指放在掌心。

她在他的手心轻轻描摩了几个字。

他的手瞬间握紧,指关节发出咯咯的响声。

她急忙抚向他的脸。他脸部因为仇恨而冷硬的线条立刻缓和下去。捉了她的手按在心口。

“痛死了……”他的低语轻如呼吸。

她的脸上立刻流露出惊惶,爪子在他身上一阵乱摸。

他安抚的捉住她的手:“是心疼。心疼月儿……”

她不放心的张了张嘴巴,满脸的担忧。他猜出了她想问的话,道:“我的伤没有事,已大好了。”

她的神情这才略略放松。

“月儿记着,自今日起,不管你是否感觉得到,我都会在你身侧,不会离开。”

她微笑着点头。

“现在我去回龙威的话,我假称你的嗓子治不好,是骗他的,你不要当真。我定会医好你。好好睡觉

,好好吃饭。月儿瘦得,让人难过……”

她用力点头。

“好了,我得去了。”他嘴上这样说着,抱着她的手却丝毫没有松动,又不舍的抱了好久。直至怕被人

发觉异样,才恋恋的放开。

听得他出了门,慢慢将门带上。她躺在床上翻了一个身,面朝床的里侧,嘴角弯出抑不住的喜悦弧度。

低调,低调,不要让人察觉。

……

接下来的一段日子,龙威安排“年九龄”住在广寒宫中。以他多疑的心性,在事情全部结束之前,恐怕

是没有打算放医仙出宫半步。医仙诊断后已跟他说过,病人的眼睛有把握治愈复明,嗓子却因为声带受损严

重,不可能再发声了。

龙威与医仙站在冷月寝室的门口,目光望向屋内床上面无表情的躺着的人。

“她究竟是如何失明的?”龙威问道。

医仙淡淡答道:“是被尖针刺入鬓角的穴位,挑断了眼底经脉所致。”

心肠已炼得坚硬如铁的龙威,也忍不住哆嗦了一下。半晌,才涩涩出声:“怎么有如此毒辣的法子?

医仙没有看错?”

医仙冷冷道:“草民这点眼力还有。皇上若是不信,可以亲自查看一下。病人鬓角的头发里藏有两点针

刺后的伤痕。”

龙威迟疑的向冷月望去。却见冷月显然是听到了他们的对话,已伸手在身边乱摸,准备在龙威走过

来时扔东西砸他。

他旋即放弃了过去查看的打算,叹息道:“我并非质疑医仙的医术。只是觉得……”呐呐的闭了口,竟

说不下去。心中的五味杂陈,苦涩异常。龙威对医仙是极客气的。他权势再高,也不敢保证有一天会生什

么病,难免有求于医仙的时候。

顿了一顿,又道:“嗓子是不能治的了?”

医仙道:“回天无力。”

龙威脸上方才浮现出的一点愧疚迅速的隐没在冷硬的表情中。“也罢。只要能看得到,也勉强可以。

视力要多久才能恢复?”

“至少需要月余。”

龙威点点头:“也只有如此了。还望医仙多多费心,这段日子就请住在广寒宫中吧。需要什么药物尽管跟开口,大夫院自会配合。”

医仙点头不语。

……

医仙称眼睛的治疗相当复杂,要凝聚神气,手法精准,稍有差错便会导致失败,需要绝对安静的环境。

龙威特意吩嘱了守卫,医仙入房内治疗时要清退四周,把好门口,不准任何人打扰。

饶是如此,基于龙威多疑缜密的性格,担心他安排了眼线暗中监视,年九龄为冷月治疗之余独处的时

候,还是不敢有过多的言语,也不敢有过度亲密的动作,只能借着身体衣服的遮掩时时的十指相扣,交流也

是要么耳语,要么干脆在手心描字。

年九龄也不敢在屋内耽搁太长时间,只在每天上午进到冷月屋中一次,每次呆的时间不过是两个时辰。

不是治疗的时间他便呆在自己的房间里,半步也不出门。他以医仙的身份初次出现在龙威面前时,就刻意

的维持了清冷孤傲的形象。龙威也认为这种世人高人都是性格孤僻的,见他从不与人交往,反倒让他放心

了不少。

在医仙的悉心治疗下,冷月的眼睛渐渐的能感觉到光线,随着时间的推移,渐能看清事物的模糊轮廓。

咽喉处那种火辣辣的肿痛也在药物的作用下一天天消了下去,但是被禁止发声,一是因为年九龄告诉过她要

假装嗓子治不好,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要装;再者声带恢复期间禁声也是必须的。

有他人在场的时候,她仍是沉着脸不苟言笑,一付苦大仇深的模样。

半个多月后的某个早晨,她睁开眼睛后,发觉自己的视力已能达到高度近视的水平,虽然看远处还是十

分模糊,但若是将手掌放在眼前约两寸处,竟已可以看清掌纹。

医仙照例在治疗时间来到屋内,第一件是便是检查她伤情痊愈的进展。她却趁着他靠近身前时,一对爪

子冷不防掀开了他的衣襟,脸整个拱进他的怀中,眯着眼细细的查看,每寸肌肤都不放过,因为视力不好而

离得太近,鼻息咻咻的扑得他麻麻痒痒。

他的呼吸一阵紊乱,站立不稳的用手撑在床侧,医仙的假面遮住了脸上的红潮,也掩不住眸中顿起云涌。

“月儿……”低语的声音喑哑绵软。

她睁了一对只看到模糊影子的眼睛看着他,道:“你给我过来。”这是她嗓子好转后第一次发声,声音

还十分嘶哑。

他慌忙捂住了她的嘴巴:“不要讲话,嗓子还没有全好,此时发声又会伤到。”

她的嘴唇在他手心里不老实的动了动,显然还是想说话。他赶忙道:“你不要讲话,我自己交待。……

上次试图闯宫时的确受了一点伤,并不很重……”

“……只是有一点点重。”见她瞪眼,他小心的改了一下措辞。

见她的眉毛竖啊竖的,他吭哧半晌,道:“因为那时找不到你,心情极坏,没有心思给自己医治。”

果然如此!这个家伙还是拿自己的身体当儿戏!恼恨的啃了一口他的手心。

“月儿莫生气了,如今找到了月儿,我自会珍重自己。”

就不能,始终对自己好些吗?

仿佛是猜中了她心中所言,他微笑道:“月儿是阿九对自己好的唯一理由。”

“所以月儿要好好的,没有月儿,阿九的生命毫无意义。”

若是没有你,冷月的生命也是毫无意义。一时间,她的心中也不知是喜是悲,眼泪啪啦啪啦落在他的手

指上。

他急忙哄劝道:“不要哭,这才刚好些,流泪不宜眼睛好转。”温软的唇覆在她的睫上。

大约一个月的时间过去后,她的视力已基本恢复,声带也能正常发音了,只是仍装成不能出声的样子。

某个深夜,年九龄悄悄潜入了冷月的房间,却不是一个人来的,臂下夹了一个软绵绵昏迷的人。轻轻唤

醒了她,将带来的人安置在床上,然后带着冷月离开。

此次出逃显然有周密的计划,宫里宫外有数名身份不明的人接应。他们顺利的逃离了广寒宫。

“年九龄,难道我们现在不该找个地方躲起来吗?龙威发现我失踪,定会四处搜寻的。”

年九龄:“他发现不了你失踪。”

“怎么可能?”

“记得那夜我带去你房间的那个人吗?”

“对了,那人是谁?”

“便是害你失聪的人。”

“呀?究竟是谁啊?”

“是龙威养的暗卫,龙威本想让你失聪,熟料她竟自作主张刺了你失明的穴道。”

“拜托,龙威眼神再不好,也不会发现不了吧。”

“月儿忘记我会易容术了?”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