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零三十八章京兆尹叶景时(1 / 1)

七夜罪妃 柠檬不萌 1755 字 2天前

第一千零三十八章京兆尹叶景时

叶景时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其他人,突然之间蹲下,低声问刘掌柜:“刘掌柜,若是你不在了,这个望月楼应该是谁掌管?”

刘掌柜一愣,微微皱眉,摇头道:“望月楼属于王妃娘娘,王妃娘娘想让谁掌管?那谁就掌管。”

叶景时点头,接着问道:“那近几日,谁与你发生过矛盾?”

“矛盾?”刘掌柜身体一僵,下意识的看向李茂。

李茂是厨房里的总厨,厨艺不见得多好,但是脾气很大,总是与自己发生矛盾。

前天,刘掌柜还训斥了李茂,李茂非常生气。

刘掌柜皱眉,心中有了怀疑,难不成真的是李茂陷害自己?

叶景时顺着刘掌柜的目光,看向了李茂:“李茂,这件事情可与你有关?”

李茂连连摇头:“大人,这件事情与小人无关,您可不能随意怀疑小人!”

叶景时勾了勾唇,这个时候,下去搜查的衙役已经上前,那士兵的手中,正拿着一个包袱。

“大人,这个包袱是从李茂房中搜出来的。”衙役呈上去。

叶景时打开包袱,看着里面的银票,又看向秋水漫。

秋水漫挑了挑眉,却依旧没有任何动作,只是,这李茂?

“大人,这不是我的,我从来没见过这个包袱!”李茂大惊,立刻连连摇头。

叶景时冷笑:“可是,这个包袱是从你房间里面被找出来的。”

“大人,这真不是我的,一定是有人诬陷我,我真的没有见过这个包袱,不是我!”李茂着急,连连大吼,又看向秋水漫:“王妃,李茂也跟随你多年,难道你不相信我吗?”

当年,望月楼新开之时,秋水漫的菜肴都是交给了李茂。

李茂的为人,秋水漫虽然不多清楚,但是毕竟在望月楼这么多年,望月1;148471591054062楼的待遇又丰厚,怎么会?

“京兆尹,或许这件事情,别有蹊跷。”秋水漫犹豫片刻,终究开了口。

叶景时没有回答秋水漫的话,反而又问刘掌柜:“刘掌柜,你认为是不是李茂?”

刘掌柜的目光有些复杂,但最终摇头:“李茂的性情火爆,与我经常不合,但是我们共事那么多年,我却也了解他,我认为李茂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。”

李茂略微惊讶的看着刘掌柜,羞愧地低下了头,的确,李茂心中多有怨言。

这望月楼,王妃直接交给了刘掌柜,而自己也是从望月楼建立开始,便一直在望月楼中,自己心中多有不满。

但是,不满归不满,自己也从来没有想去陷害刘掌柜。

谁也没有想到,如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“大人,这件事情当真与小人无关,还请你明鉴。”李茂叹了一口气。

叶景时嘴角一勾,露出一丝邪魅之笑:“本官,似乎从来就没有说过与你有关。”

众人惊讶,同时看向叶景时,叶景时的脚步却走向了另一个厨师,老王。

老王的身子一抖,立刻低头,装作若无其事。

“刚才,本官的属下已经打探过,你是厨房的二把手。”叶景时说道。

老王点头:“回大人,的确如此。”

“李茂的厨艺不如你,却在你之上,你心中一定很不满,对吗?”叶景时质问。

老王身子一抖,立刻摇头:“大人,你这话从何说起?我和李茂的关系一向很好,是非常好的朋友!无论我们之间谁坐在一把手的位置上,都没有关系。”

“既然没有关系,那你为什么还要陷害李茂?”叶景时的声音中带着十分的确定。

“什么?”李茂不可置信,不由说道:“大人,你可能误会了,我和老王的关系一向很好,他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。”

就连秋水漫和萧绝都对视了一眼,看来这个叶景时的确是有两把刷子。

叶景时叹了一口气,无奈的摇头:“真是应了那句话,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李茂脸一红,微微皱眉,却是依旧不敢相信老王会陷害自己。

“事情到了这里,那本官就告诉你们所有的经过!”叶景时信心十足:“这望月楼,虽然地方不大,但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算计,刘掌柜得到王妃的器重,望月楼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他处理,李茂也是这里的老人,心里自然会有些不服,总会与刘掌柜产生矛盾。

但是,李茂不服别人,自然也有人不服李茂,李茂虽然是厨房的一把手,但是并不是厨艺最好的,只是凭着自己的资历罢了,这就让厨艺最好的老王嫉妒。

老王平日里脾气温和,从来不与人为敌,可以说典型的笑面虎。

所以,在这个笑面虎忍无可忍之后,便偷了大量的银子,放在了李茂这里,老王以为,我们会愚蠢的认为凶手就是李茂,而将李茂抓捕,那么他身为厨房的二把手,理所应当的成为一把手。”

叶景时看着冷汗淋漓的老王,拍了拍老王的肩膀:“不知道本官的这一番话,你认不认同?”

“大人,你是父母官,可不能这样冤枉好人,我真的没有做过这些事情!”老王大呼冤枉:“王爷,王妃,我在望月楼也已经有几年了,我的为人,都有目共睹,我真的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!”

秋水漫和萧绝坐在一旁,并未言语,不得不说,叶景时说的全部在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你就告诉大家,昨天晚上你去了什么地方?”叶景时逼问。

“我什么地方都没去,一直在房间里睡觉。”老王说道。

“那为什么有人看到你出去,深更半夜才回来?”叶景时继续逼问。

老王不由冷汗淋漓,他一直以为,没有任何人看到,却不想……

“怎么?现在无话可说了吗?你以为你做的滴水不漏,却不知,天网恢恢,才会滴水不漏!”叶景时叹了一口气:“老王,你已经败露了,无论你承不承认,都已经证明你才是盗贼。”

“不是,不是我,你冤枉我!”老王继续大吼。

叶景时摇头,语气中充满嘲讽:“事到如今,继续狡辩,真的还有意思吗?本官身为父母官,自然要让众人心服口服,既然本官指认你,定然有了人证!如今我就传唤他上来,与你对阵如何?”

老王跪在地上,身上早已冷汗淋漓,刚想要说话,这时叶景时悠悠说道:“若是认罪态度良好,求王爷王妃饶恕,或许还能够从宽处理,若是继续抵死不认,人证来了之后,只会坐大牢,厨艺如此之好,可惜,真可惜!”

老王抬头,看向秋水漫和萧绝,不由咬牙上前:“王爷,王妃,是我鬼迷心窍,都是我鬼迷心窍,做了错事,求求你们饶了我,饶我一次!”

李茂震惊的看着老王,事到如今,已经由不得自己不相信,原来那些事情,真的是老王做的!

“老王,我对你这么好,没有想到,你竟然想陷害我!”

秋水漫揉了揉太阳穴:“如今发生这种事情?应该如何处理?”

“既然事情已经查明真相,那就交给京兆尹处理。”萧绝说道。

秋水漫点了点头,转头就走,如今望月楼发生了这种事情,绝对不能有任何姑息。

若是此风盛行,到时候越发难以管理。

回到王府之后,秋水漫看了萧绝,突然问道:“你觉得叶景时如何?”

萧绝挑眉,略带不解:“怎么突然之间询问他?”

秋水漫没有回答,只是看着萧绝,萧绝微微摇头:“只见一面,无法评定一人,只不过,很是睿智。”

当时,叶景时所说的人证,完全就是在让老王恐慌。

叶景时到达望月楼,这么短时间,哪里会找到什么人证?

这样的人,做事不拘小节,却又睿智,在京兆尹的位置,绝对做不长久,肯定会高升。

而秋水漫,心中却有不好的预感:“在街上,人海茫茫,那叶景时偏偏遇到我们,如今摇身一变变成了京兆尹,我总觉得,有些太过巧合。”

所谓无巧不成书,巧合的时候,往往就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。

萧绝沉默片刻:“漫儿,你且放宽心,我会派人去调查叶景时。”

秋水漫点了点头,突然问道:“那孟凌云是今年的文武状元,就这么回到了江涛河,就不回来了吗?”

当时,孟凌云利用易容面具,伪装成何安,成了文武状元。

如今朝廷,他的位置还在空缺。

萧绝摇了摇头:“的确有消息传来,孟凌云回去之后,一直在醉生梦死,只怕要颓废好长一段时间,才能够恢复,到时候若是想要进朝为官,相信皇上也会同意,若是不行要回来,皇上也不会勉强。”

“醉生梦死的颓废……”秋水漫无奈地叹了一口气:“遇到这么大的挫折,肯定需要很长时间恢复,逝者已矣,希望孟凌云能够好起来。”

当然,如今他们在京城,自然是鞭长莫及,无法顾及孟凌云,更何况,就算他们能够见到,又能够怎么样?

心中的伤痛,只能够在阴暗的角落,慢慢的舔舐,等待的光阴过去,伤口愈合。

“好了,不要考虑孟凌云了,在眼下,你还有事情要做。”

秋水漫挑眉,当下扶住了额头,却也无奈:“温月虽然答应了选秀,但是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个女子进宫,但是那些大臣,也绝对无法看到这种结果,所以我们只能够出此下策。”

“你们两个做的事情,可是让萧容泽颜面尽失。”想到秋水漫的馊主意,萧绝就想叹气。

秋水漫笑看着萧绝:“没办法,萧容泽太过宠爱温月,已经答应了这件事情,更何况,现在穆蓝已经在选秀之中,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预期发展,已经没有挽回的余地。”

萧绝点了点头,起身说道:“也是难为萧容泽了。”

秋水漫一本正经的点头,的确如此,很是为难,但是有什么办法?

毕竟那些老顽固,还得应对。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