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6章 欲加之罪(1 / 1)

雍正裕妃 绾清弦 1037 字 1个月前

圆明园不愧是万园之园,即便修缮前的圆明园不过是康熙给胤禛的一座藩赐园,规模不能超过同在西郊的御用园林畅春园,没有后世未毁时的富丽堂皇,但这个园子本身就在京城西郊,此处有连绵不断的西山秀峰和大大小小的湖泊,风景秀丽,环境宜人。加之圆明园内本就有前湖、后湖和一些园景,四时景色不同,无论何时看来都能别有一番领悟,让人心境宁和,心情会变得格外的好。

胤禛一直都非常喜欢这园子,在潜邸时也常带着我们一起来小住,如今更是让人加紧赶工,将中轴线向南延伸,在赐园的南面修建宫廷区,严格仿照紫禁城中轴对称的形式,包括新辟的大宫门,还有左右外朝房和内阁各府各衙门的值房。又将原赐园向北、东、西三面拓展,构建曲水岛渚,增设亭榭楼阁,还修建福海及其周围配置的建筑组群。

这日晴好,我带着袖笼穿着大氅漫步湖边,耳边是锦绣和圆明园里同龄的小宫女们的笑闹声。此时圆明园里没有别的主子,我也不想拘着这些半大的孩子们,于是准他们不拘礼数,只说自己喜欢热闹,也添些人气。

春寒料峭,乍暖还寒,湖面上还覆着一层薄冰,冰层下可见锦鲤游动,阳光洒在湖面上泛起点点星光。

行至观景台,我落座歇息,不知何事离开了一会儿的许福多回来了。

许福多一进观景台,没急着说事,先屏退了闲杂,然后才近到我身侧,用两人可闻的声音说了句:“师傅传话过来,说皇上近日以九爷‘纵容下人,骚扰民间’为由,派了都统楚宗前往西宁约束,只怕是很快便有进一步动作,问主子打算让他如何行事。”

我闭了闭眼,让狂跳的心平静下来,正月里已有消息传来,说胤禛痛责胤禟“外饰淳良,内藏奸狡”,我便知晓胤禟的命运倒计时已经开始,留给他时间不多了,也离我计划执行的日子越来越近。

我开口说话,却发现嗓子干得厉害,取过茶盏抿了口才缓缓问道:“这‘纵容下人,骚扰民间’的罪名是怎么来的?”

胤禟这人虽为皇子,成日里与胤禩一群人混在一起,有着八旗纨绔都有的一些习气,可他善于结交朋友,为人慷慨大方,重情重义,也常出手帮助贫困之人。或许有下属借着为其办事之便仗势欺人,可这皇亲贵胄多如狗的天子脚下,这种事也很寻常,而且眼下胤禟人在西宁,他的府邸没有他这个主子坐镇,加上去岁胤禛对八爷党的一番整治敲打,京中留守的人都老实不少,也没几个再和以前一样嚣张行事的,实在没到需要派人远赴西宁约束的地步。

“据说是因为九爷收买人心,擅称“九王爷”,还在当地作威作福,纵容下属骚扰百姓,殴打生员......”许福多说着说着声音渐小。

“不可能......他不是这种人。”我眉头紧皱,喃喃道。

胤禟这人平日里没有什么身为皇子的自觉,结交的人也是什么身份的都有,无论是僧侣喇嘛,医卜星相,还是优人贱隶以及西洋人,又或是大臣官员之家奴,都留心施恩,相与往来,结交范围之广,超出胤禩,胤祯等人,在当朝皇子中首屈一指,可谓是三教九流无一不有。就连秦道然也曾盛赞胤禟为人宽宏大量,慈祥恺悌,有帝王体。即使在受审中,依然承认胤禟好将货财给人,借与人全不计较。又如苏努也曾称赞胤禟气象大气。虽这两人都是与胤禟交好之人,为他说好话也在必然,可我与胤禟的交集甚深,自然也是知道他为人如何。说他因着不服气胤禛继位,擅称自己是九王爷或许可能,但说他“作威作福,纵下扰民”我怎样都是不信的。

“真相是什么?”我深吸一口气,让自己冷静下来。

“九爷乐善好施,每每见着贫苦之人便有施舍救助之举,久而久之自然颇得人心,故百姓只道他是皇子,又是皇上的弟弟,所以就该是个王爷,于是喜欢唤他一声‘九王爷’,九爷觉着百姓不知礼数,即便解释也解释不清,反正无伤大雅便由着他们这样称呼了。”许福多叹了一声,将事情道出。

“那‘作威作福,纵容下属骚扰百姓,殴打生员’又是什么情况?”我继续追问。

“年大将军在西宁只手遮天,他的下属也是目中无人。西北本就是酷寒之地,西宁百姓过的甚苦,却还要被年大将军的人层层盘剥,除了必须交给朝廷的外,其余大多进了年大将军的私库。九爷看不惯便摆出了自己皇子的身份强压那些官员,本想着让他们能收敛些,可这些人都不把九爷放在眼里,不仅不给九爷面子,还变本加厉的欺压百姓,甚至当着九爷的面说些难听的话。九爷再怎样也是皇子,如何能忍的下这口气,于是让下属敲诈勒索这些贪官和与他们有勾结的富商,还将一些口出狂言带头生事的生员打了一顿,然后将钱分给了那些被鱼肉的百姓们。”许福多道。

末了说完,许福多又是一阵叹息,忍不住感叹道:“其实作威作福的是年大将军的人,纵容下属骚扰百姓的是年大将军,九爷唯一做错的就是殴打生员,可奴才觉着那些人该打,没被打死都是轻的。可西北是年大将军的地盘,皇上将九爷放到那里也是想让年大将军盯着些九爷,所以西北这些官员呈给皇上的折子上对九爷就没有一句好话,将所有脏水全泼给了九爷。皇上竟然也是查也不查便就信了。”

就知道是这样,听完真相,我只觉得嘴里一阵阵发苦。胤禛怎么可能没查,胤禟身边有多少胤禛派去的人盯着,不用想也知道。可是胤禛选择性失明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,何况还有这么多实锤的官员奏报,他又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胤禟。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