试读《白降》(1 / 1)

窃玉 花缘 3228 字 1个月前

刚干导游那会儿,我负责带泰国的团,还记得我第一回跑泰国之前,还专门在微信群里得瑟了一把,那些同学这个羡慕我可以免费出国。

但是有一个同学倒是拜托我一件事,她就是我高中时期的女神王欣。

她告诉我她最近运气不好,想要拜托我到泰国的庙里帮她请一尊古曼童供养。

古曼童是泰国的一种灵性童子,是受佛法约束的一种吉祥物之类的东西,泰国很常见,说古曼童知道的人不多,但是说养小鬼大概所有人都知道,两者差不多,几乎所有寺庙都有这种东西,所以,我也就没有太在意,就答应了,她说求回来之后给我钱。

我坏笑着说,谈钱多俗啊,她发了个害羞的表情,问那你想要什么啊,我一激动,说你懂得。

女神说等求来再说,还发了一个勾引的表情。

她这么说,让我心里热火朝天,心想着我还能癞蛤蟆吃一回天鹅了,所以,我怎么着也得把这个金童子给求回来,说不定还能跟王欣嘿嘿嘿呢。

带团去泰国之后,在芭提雅一家三星级酒店入住,安排了住宿之后,我就出门去寺庙,帮女神王欣求一只古曼童。

一般寺庙里都有供奉的古曼童供人领养,芭提雅最有名的就是四面佛寺院,我到了四面佛寺院,在供奉殿找到了寺庙的师父,简短的用泰语跟他交流了一下,说是要给我的朋友领养一只古曼童,但是师父不同意,还训斥了我,说古曼童是受佛祖庇佑的灵童,怎么可以代替别人领养,他还说我心不诚之类的。

我当时以为他是要钱,我当然懂得人情世故了,毕竟我是做导游的,但是当我拿出来钱的时候,他更生气了,一下子就让人把我赶出去了,这让我觉得莫名其妙的,我十分不解,在我看来,寺庙供养的古曼童不都是给游客来购买的物品吗?他还把我扫地出门,真是故作清高。

当我被赶出来之后正生气的时候,走过来一个穿黑袍子的人,他问我是不是要供奉古曼童,我说是的,但是我说是替别人供养的,不知道可以不可以,他说可以,但是得花六千港币,我听了之后很心动,六千港币虽然很多,但是能博女神一笑也是值得的,我要是没有带一只古曼童回去,到时候肯定会被嘲笑的。

这种穿黑袍的人,在泰国有很多,说是降头师,但是就是跟正规寺庙抢生意的黑土著,我也不在意。

这个法师住的地方有些偏远,我跟他走了很久才到,他住的地方就是个土木结构的法坛,房子只能容下他一个人,脏乱,而且邪乎,里面非常的臭,特别是他房门上挂的干尸,巴掌大一点,但是我盯着他看的时候,总能感觉他对我笑,让我浑身起鸡皮疙瘩。

黑袍法师跟我说,养小鬼,必须要保护好小鬼的真身,否则小鬼真身被毁,我也得跟着倒霉,而且每天还得喂小鬼三滴血,否则他饿了,有可能把我给吃了。

他说的特别邪乎,但是在我看来都是吓唬我的,对于是请古曼童还是养小鬼,这里有什么区别我也不懂,但是我想赶紧走,这里阴森森的,我挺害怕的所以也没纠结。

法师从他的祭坛里拿出来一个黑色的小盒子,盒子黑漆漆的像是棺材一样,上面还刻着一些泰国的符文,他把盒子给打开了,我朝着里面一看,吓的半死,里面居然蜷缩着一个巴掌大的小孩子的尸体,干瘪瘪的,很小,但是五官俱全,很恶心人,我难受不想看。

他让我把手指头扎破,然后滴血在这小孩子的尸体上,我也照做了,我现在只想赶紧把东西弄走,真是弄不明白,王欣为什么要我帮她带这种东西,真恶心。

做完了之后,我给了他六千港币,他告诉我,现在我就是这个小鬼的主人了,一定要悉心照顾小鬼,他能帮我转运,保佑我平安之类的,千万不能抛弃他,否则小鬼会报复我的。

我听了一大段啰嗦的话,虽然表面很恭敬,但是心里想着,我信你才有鬼嘞。

交易完成之后我就把棺材放进袋子里,匆匆忙忙的离开了这个看着有些阴森森的法坛。

走的时候,我觉得背后凉飕飕的,感觉像是有人跟着我一样,但是我一回头,又什么都看不见,我觉得好邪门啊,赶紧逃离现场。

回去之后,我把棺材锁进我的旅行箱里,也没有在意,反正这东西是给王欣带的,我当然不会多看一眼,但是,这邪乎的事情就跟着我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我就跟司机带团,先是去芭提雅各大景点转一圈,第一次带队,有些手忙脚乱的,有些游客真的没素质,老是跑来跑去的,而且还要吃东西,反正是走到那吃到那,这让我很心累。

好不容易逛完了芭提雅已经是晚上了,我们要连夜赶到曼谷,在曼谷的酒店住下来,然后在第二天参加曼谷的行程路线,我看着时间,到曼谷估计得夜里十二点了。

车上的人大部分人都睡觉了,我也很累,嗓子干的冒烟,就坐在门口驾驶位的空坐上准备睡觉。

我刚闭上眼睛,就听到有人喊我“哥哥,不要睡觉,不要睡觉。”

我以为是那位游客的孩子找我有事,我就睁开眼,有点迷迷糊糊的,我以为是车上那个游客的孩子需要我帮忙,我揉了揉眼睛就往后面走,往里面走的深了,我看到一个女人身边坐着的男人偷偷的在抽烟。

大巴车上明令禁止是不准抽烟的,但是大晚上的,我也不想跟他理论,我就说:“别抽了啊,不安全,灭了吧...”

我提醒一下就准备走,也不是什么大事,突然,我屁股后面像是被人踹了一脚似的,一头就朝着后面扎了过去,这么一下子,我立马就清醒了,浑身打了个机灵。

我感觉手上软软的,身子也趴在了一个人的身上,我这么一看,这一把抓的,正好抓着一个女人的胸上,这下可坏了,这女人一下子就尖叫了起来,狠狠的甩手给了我一巴掌,骂我是色狼。

这一折腾,一车子人都起来了,我紧张起来了,我说我不是色狼,是有人踹我,但是我回头看,所有人都坐着呢,根本就没有人踹我,这个女人哭哭啼啼的,她身边的男人起来就打我,狠狠的给了我一个耳光子,我这辈子都没挨过这么大,我心里特别委屈,明明就是他先抽烟的,我只不过提醒一下,也他妈的邪乎了,怎么就有人踹我一脚呢?

我不敢还手,毕竟我理亏,但是他得理不饶人,打我不说,还骂我们导游就是贱,多管闲事不说,还他妈的喜欢在车上猥琐妇女。

我听了心里特别不得劲,导游这个行业是有黑幕,但是我也不是黑导游,刚才明明有人踹我,但是没有人给我作证,而我又刚好抓到了这女人胸部,我算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这个男人越骂还越来劲了,看没有人帮我,就抓着我要我跪下给他女朋友赔礼道歉,我当然不肯了,我就求救司机,让他把车子停下来,听我解释,但是他没停,说让我道个歉就完了。

我心里特别委屈,妈的,这司机跟我一伙的,居然不帮我,真是看我是新人就欺负我。

这男人看我不答应,上来就要打我,他刚上来,突然,他的座位底下冒烟了,才一秒钟不到,轰的一下火就烧起来了,这一下把所有人都给吓傻了,一窝哄的朝着门口跑,我也傻眼了,这火一下子就烧起来了,烟雾浓的很,把我呛的都没办法呼吸。

还好司机是个老司机,没有慌,把车停下,门打开之后,拿着灭火器赶紧来灭火,我也受过训练,跟老司机一起灭火,过了十几分钟才把这个火给灭掉。

老司机有些后怕,跟我说要不是我把这车人给整醒了,这大火烧起来,没一个能活的。

我心里也是后怕的很,但是我觉得很邪乎,是谁喊我?是踹了我?我觉得好像有人在故意提醒我一样。

该不会真的是那个小鬼吧?这么一想,我一身都是冷汗。

司机下车,把抽烟的那个人给狠狠的骂了一顿,那个人也是理亏,不敢反口,最后大家整理了一下,还是继续上路,但是,我可就倒霉了,之前我无意间抓着的那个女人不管怎么样,就是不准我上车,她说她害怕我在车上在非礼她,车上的其他女乘客也是这么说的,害怕我非礼他们。

没办法,司机只好把我给丢下了,说是让我打车过去。

我看着大巴车开走,周围黑漆漆的,连他妈的鬼都没一个,我打个毛线的车?我心里特别的火,骂了一句,狗日的,咋不把你们全部给烧死呢?

我这句话只是一句气话,但是我说完就傻眼了,我就看着刚开出去二十多米的大巴车一头扎进了一个山坡下面,顺着山坡就滚了下去。

那哐当哐当的声音,每响一下,我心里就哆嗦一下。

妈的,真邪乎了...

第二章

死三个,伤了二十六个,司机跟骂我打我的三个人都死了。

一车人几乎都受伤了,只有我没事。

这件事邪乎的让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,就连泰国的警察都说我胡扯。

在泰国接受了调查之后,我就回国了,回到了公司,我也被当做瘟神一样停职了,谁他妈的敢让一个第一次带团就差点灭团的人在带团?

我失业了,心里很不爽,这一切都是因为王欣,要不是她让我带什么古曼童,也不会出这种事,一想到王欣,我心里也就来气,回国的当天晚上,我就告诉她我回来了,并且约她见面,她也答应了。

她答应了,让我心里也好受一些,所谓事业失意,情场得意这句话还真不错。

这天晚上,我收拾了一下自己,让自己看上去尽量像是有点品位的人,在三里屯一家三星级旅馆开了一间房,在房间里等她。

我很紧张,我不知道王欣懂不懂我的暗示,我摸着兜里的安全物品,我想要拿出来,放在一个显眼的地方,我害怕她不懂,而我又不好意思说,我想她看见了,也许自己就明白吧。

我拿出来套子,放在床头柜上,但是放了一会,又觉得尴尬,想收起来,这时候房门想了,我心里一惊,知道是王欣来了,想着她之前发的那些勾搭的话,我顿时就起劲了,赶紧去开门。

门一开,我就看到我朝思暮想的王欣站在门口,他果然不负众望,打扮的非常漂亮,身上穿的很性感,一件白色的漏脐装,包裹着丰满傲人的胸部,腰上没一点赘肉,顺着往下看,一条大长腿笔直悠长,三寸的高跟鞋把她衬托的完美。

头上的短发飘逸着,大大的眼睛像一颗葡萄一样,樱桃小嘴涂抹着鲜艳的口红,脸颊带着一点腮红,小小的脸蛋看着就想去亲一下,这样的装扮让人遐想非非,是不是为我打扮的就不知道了。

跟高中的时候相比,王欣性感漂亮了许多,看的人直流口水,我咽了口唾沫,突然显得有些丢人,她看着我,也觉得有点难看的。

我说:“漂亮了啊...”

她尴尬的笑了一下,嫌弃的意思很明显,她说:“东西呢?”

我听到她这么说,赶紧的去行李箱里把之前求回来的古曼童拿出来,她看着有些惊奇,说:“这个东西,真的能帮人改运吗?”

我点了点头,我说:“东南亚人很信,内地人也非常信,很难求的,你都不知道,我跑了多少家寺庙,还被人赶出来,这种东西得自己去求,要不然不诚心,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可以帮我的法师,花了六千多港币呢。”

我故意把这件事说的曲折一点,让王欣好感谢我一下,但是她嫌弃的说:“行了,我知道了,这是钱,你收着啊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王欣把钱塞进我手里,转身就要走,这让我心里一下子就像是被浇了凉水一样,有点傻眼,我结结巴巴的说:“不,不进来,坐,坐一会啊?”

她听了,就嫌弃的朝着屋子里面看了一眼,好巧不巧,刚好看到了桌子上的套子,脸色就更嫌弃了,她说:“逗你玩呢,你还当真了?连那玩意都准备了,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行,知道我内衣什么牌子吗?维密天使的,好几万呢,这床你好意思让我上?”

我听到她的话,像是被打了一巴掌一样,挺不是滋味的,我知道她漂亮,也有点钱,追她的人多了去了,但是我不死心啊,我磕磕绊绊的说:“那,那你干嘛要给我发那种表情,还跟我勾勾搭搭的...”

王欣有些可笑的笑了起来,看着天花板,说:“唉哟,你真可爱啊,老同学,我们是同学啊,开个玩笑都不行啊?行了,钱给你了,我还有约会呢,我男朋友一会来接我,开的是玛拉莎蒂,懂吗?你这种身份啊,就别学人家开房了,要不是同学,我都不稀罕来这种地方,瞧那衣服,穿的跟土狗一样...”

她说完转身就走了,我看着她婀娜多姿的背影,特别是那小腿上的线条,特别匀称,但是我只有看的份了,我摸着自己的脸,好疼,被她讽刺的,妈的,穷怎么了?穷就没有繁殖的权利了?

约会?哼,还玛拉莎蒂?了不起?说不定做这辆车的女人有多少呢,看你求这个古曼童,估计就是为了挽留你男朋友吧?真是贱,妈的现成的你不要,非得去倒贴。

我气的进了屋子,把套子收起来,心里很不甘的下了楼,刚下楼,我就看到了王欣站在车子前,跟一个男的大声说话,好像是在吵架,我看了,心里就特别爽,车子里面坐着一个妖娆的女人,不屑的看着一切。

吵了一会,那个男的上了车,直接开着车走了,王欣气的,把手里的棺材丢了出去,还骂了一句“你不得好死。”

我看着收场了,就过去了,王欣看到我,很生气,说:“什么狗屁古曼童,一点用都没有,混蛋,居然带着那个贱货一起来了。”

我看着王欣,把套子拿出来,我说:“房间还没退呢?要不要上去...”

“啪”,她狠狠的给了我一巴掌,说:“瞧你那贱样,轮得到你吗?”

我被打的有些恼了,真想给王欣一巴掌,但是我不敢,我看着那辆玛拉莎蒂,心里骂了一句,有车了不起?开那么快,撞死你个王八蛋,让你一个人占这么多资源...

我话刚说完,突然我就看到那辆车一下子像是失去控制一样,一头撞到了路边的石球上,车子一下就飞了出去,重重的落在地上...

我看着这个画面,一下子蒙了,我是随便说说的,我心里慌了,四处看着,王欣也傻眼了,她不可思议的看着车子,我看着周围的人很混乱,就想着赶紧跑,别一会把我抓了,我刚想跑,就觉得后背凉凉的,好像是有人在盯着我一样,让我心里发麻,我回头一看,居然是那口小棺材,已经开了口子,里面黑色的身体,像是在瞪着我一样,我吓的头皮发麻,赶紧去把棺材捡起来,装着就跑。

回到出租屋,我心慌的很,不可思议的回想着一切,那辆大巴车,加上那辆跑车,似乎我说什么都发生了。

我看着棺材,我怎么觉得,这两件诡异的事情,都跟这个古曼童有关,难道真的这么邪乎?古曼童真的能帮我实现愿望,但是为什么王欣不行呢?

这让我很矛盾,心里即相信,又害怕,我把棺材放在桌子上,跪下来,双手合十,我说:“你要是真的能灵验,你就,你,你就让王欣今天晚上来陪我...”

我说完之后,就狠狠的给了自己嘴巴子一下,骂自己龌蹉,王欣怎么可能愿意来陪我?我这个臭屌丝,但是,我刚打完我的嘴巴子,我电话就响了,突然响起来的手机,让我吓了一跳,一屁股坐在地上,我赶紧接电话,一看,居然真的是王欣打来的,我看着那口棺材,惊讶的合不拢嘴。

“喂,你在那?我好害怕,有个小孩子跟鬼一样,老是跟着我...”

王欣在电话里哭诉着,我听着也很慌张,我告诉了王欣地址,我让她来找我,挂了电话之后,我看着棺材,我冷汗直冒,该不会,真的有鬼吧?

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这个时候王欣来了,我一开门,突然,王欣就扑倒我怀里,稀里哗啦的哭,着让我有些傻眼,更是措手不及,我感受着那温度,那热度,那柔软度,还有那香水的味道...

我感觉我鼻子热热的,我的手不知道往那放,放在腰上,她抽泣了一下,吓的我又抬起来,但是她扑上来,我腰受不了,直接一下子倒了下去,还好屋子小,直接倒在了床上,这一下就更不得了了。

软...好,好软...

王欣很轻,但是压下来却是像一座大山一样,还他妈一弹一弹的,压的我喘不过气来,而且,我心跳像是要爆炸了一样...

“我好怕,我不是故意的,为什么,为什么会这样...”

王欣哭的很厉害,而且还紧紧的搂着我,我那管她说什么,双手搂着她的后背,我脑子有一万个邪恶的念头,真的想把她给撕了,但是我是个初哥,下一步该怎么办,我还真不知道,就算电影看了无数遍,但是当自己身临其境的时候,还真的就不敢下手。

王欣突然娇颠了一下,身体在我身上晃动了起来,吓的死命的往我怀里钻,这一下让我疯了,那热度,那柔软度,像是一个针扎到我的脑垂体上,让我释放出无尽的荷尔蒙,一下子让我疯狂了。

我觉得很可耻,于是我就可耻的...

我感觉好遗憾,好丢人,好龌蹉,好...

想哭...

但是我感觉王欣很害怕,好像真的有什么东西在吓她一样,我为了化解我内心的耻辱,我就问:“你害怕什么?谁在跟着你?”

她害怕的躲在我怀里,哭着喊:“鬼啊,你看不到吗?”

我紧紧的搂着王欣,很虚脱,我说:“别怕,我保护你...”

我刚说完,心里正美着呢,突然,我眼一花,就看着天花板上趴着一黑漆漆的东西,一张脸上啥都没有,只有一张大嘴,对着我可劲的笑,我心里当时就以哆嗦,眼前一黑,啥也看不见了...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