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八章 结局(下)(1 / 1)

大婚当日,金阙圣君竟然为我们送来了贺礼,贺礼是一幅红梅傲雪画。我一向爱梅,因此,对这幅画倒是十分喜爱的。

收了人家的礼,总不能什么都不说,随意向金阙圣君派来的人客套了几句:“谢谢金阙圣君的贺礼,替我问他安。”

哪知道听到我这样说,那人一脸为难,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撄。

“发生了何事?”我不由问道。

“金阙圣君......他入了轮回。”

闻言,我大吃一惊,这个是我无论如何都想不到的。

“怎么回事?”

那人回道:“小的不知其中的原因。”

我知道问这个人也问不出个什么来,索性之后慢慢了解吧偿。

再看看金阙圣君送的这幅画,隐约明白了几分他的意思。我与他梅林相遇、相识、相知,因为梅花结的缘分。如今,他又送我梅花图,算是对过往的一个了结吧。既然缘分始于梅花,那就让它再终于梅花吧。

“云儿,我终于娶到你了!”无极兴奋地,似乎不知道今夕是何夕。

“无极,对不起,我让你等太久了!”

我们两个经历了两世情缘,方才真正正视了自己的心意,方才学会了好好珍惜。还好,不算太晚,还好你没有走远。

成亲第二日,九华真妃就到丹霞宫找我。对此,我无比诧异。似九华真妃这种的,她多少年不会出九天,更有甚者,许久都不会离开金阙宫。怎的,今日破天荒地竟然到这丹霞宫来了?

不管怎样,来者是客,我怎么的也得拿出几分至尊夫人的气度来不是。

见了她,也不愿多客套,直接问道:“不知九华真妃有何事找我?”

“云华姐姐。”她还似从前一般向我行礼。

我笑道:“九华真妃,莫要再称呼错了,我是无极至尊的夫人,跟你应该没有什么姐姐妹妹的关系吧。”

听到这样讲,她脸上有些僵硬,“是,至尊夫人,是我冒昧了。”

“九华真妃大老远地从金阙宫到这里来,恐怕不是专门来贺我成亲大喜的吧。”我勾勾嘴角,笑着说道。

“不知夫人可听说了,圣君入轮回一事儿?”

“听说了如何,不曾听说又如何?”我无所谓地说着。

“他是为了向你赎罪。”

闻言,我忍不住笑起来,这真是我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了,“向我赎罪?他知道自己有罪吗?”

九华真妃似乎不满意我这个态度,声音也沉下来,“不管你相信不相信,圣君他说如果可以,他宁愿替你忍受此前的轮回之苦。无法替你承受苦痛,却可以让自己也尝尝你的苦痛。于是,他入了轮回。”

“什么时候走的?”我依然平静地问道,其实心里已经惊起了涟漪。金阙圣君这又是何苦呢,过去的就算怎么弥补,也回不到当初了。明明心里清楚得很,两个人不会再有交集,却还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愿放过自己。

“昨日,在你的成亲之日。圣君他站在九天天门,朝着丹霞宫的方向望了很久。然后,头也不回地就跳进了轮回之道。”九华真妃声音颤颤着。

“你可知他到了何处?”我问道。

“我打听清楚了。不瞒夫人说,我已经做好了追随他一起的准备。”

她说的认真,显然是铁了心的。对此,我倒是觉得之前低估了她对金阙圣君的情意。

她继续说道:“夫人,您对我有恩,而我不但没有回报你的恩情,反而与您争夫君,做出了对不起你的事情。虽然知道这些不是我向您说一句抱歉就可以获得你的原谅的,但我还是一定得说出来。当年,是我设计了金阙圣君,使他错将我认成了你,才与我发生了关系。”

“已经不重要了。”我说道。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所谓,况且这个事情并不是造成我与他陌路的关键所在。

“似乎全都晚了,太晚了。还没有让你知道他有多爱你,所有的事情都已经不能回头了。你知道吗?纵然金阙宫有那么多的圣妃圣夫人,可圣君他谁也没有碰过。唯一的例外便是我,而我还是在他中了合欢散意识不清楚的情况下,被他错当成了你才发生的。谁知道他明明抱着我却喊着你的名字时,我的心有多痛。我爱他啊,第一次见他我一颗心就情不自禁地系着他。”

若是以前,或许我会感动,或许我会心动。可现在,金阙圣君爱我也好,不爱我也罢,总之,没有对我来说,任何的意义。他对我挖心取血,如果这样做还是爱我,我只能说他的爱真够残忍。

“夫人,我的话说完了,也该走了,迟了怕追不上他轮回的路。打扰了。”说完,便转身要走。

“等等,”我出声拦下她,“若是他还有记忆,请你告诉他,保重!”我原本想让九华真妃带给金阙圣君“我不恨他了”这句话,可话到嘴边,怎么都说不出口。或许,我现在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恨他的吧,或许过去的事情,我还没有忘干净。不过没关系,我相信时间久了,我的恨、我对他的记忆便会全部消失殆尽,到那时,金阙圣君于我而言,便是完完全全地陌路人了。

女人果然是最傻的,为了心爱的人,上穷碧落下黄泉,都不在意。玄皇道君凡间做人去了,二姐寻上门相伴左右。金阙圣君入了轮回,九华真妃紧紧相随。

金阙圣君

梅林中梅花开得正好,我索性在这里建了小筑,准备住上几日。不想,在这里,我遇到了她,从此眼里再也容不下旁人。

她有意无意地闯进了梅林,毫无预料地闯进了我的心。

初见她时,我被她嫣然的巧笑迷住了眼睛,之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抛下金阙宫大事小事,我在梅林中流连忘返。幸福地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,却又总得让自己学着小心翼翼。她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以为我是梅林当中的梅仙,喜欢唤我“梅郎”。糯糯地声音,叫我迷失了心神。

到了不得不分别的时候,我说让她等我,我不久之后就上门提亲。可爱情总是爱捉弄人,我没有说请自己的身份,她也没有详述她的情况。于是,阴差阳错地我误将王屋山神女当成她娶了回来。

当再次相见之时,我才得知她是东王父西王母的小女儿,巫山神女。我怨她不告知我实情,忍不住对她生气。可当她丢下一句“我们算了吧”走了之后,我先慌了。我想尽办法,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她娶回了金阙宫,却发现有些事情早就变了。

神魔大战,为了封住魔尊血玥,我不得已拿她的九曲连环心做天罡阵的阵眼。原本想着只要替她换成一颗心便可,毕竟换心之术在九天六界不算新鲜。我算好了一切,却算漏了,她的九曲连环心本就与常人不同,命脉全系于此,一旦移位,不堪设想。眼看着她立刻将会魂飞魄散,我急忙用万年灵力守住了她的魂魄,但尚未有好的办法救回她。万万没想到的是,无极至尊竟先我一步有了动作,他耗用八万年修为将她飘散在九州六界、四海三境的三魂七魄召回,取自己的一段肋骨,以心头血养七七四十九天,作为她魂魄的依附。

一念之间,我知道我永远失去了她的心。

梅林中梅花开得正好,我索性在这里建了小筑,准备住上几日。不想,在这里,我遇到了她,从此眼里再也容不下旁人。

她有意无意地闯进了梅林,毫无预料地闯进了我的心。

初见她时,我被她嫣然的巧笑迷住了眼睛,之后一发不可收拾。

抛下金阙宫大事小事,我在梅林中流连忘返。幸福地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年,却又总得让自己学着小心翼翼。她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,以为我是梅林当中的梅仙,喜欢唤我“梅郎”。糯糯地声音,叫我迷失了心神。

到了不得不分别的时候,我说让她等我,我不久之后就上门提亲。可爱情总是爱捉弄人,我没有说请自己的身份,她也没有详述她的情况。于是,阴差阳错地我误将王屋山神女当成她娶了回来。

当再次相见之时,我才得知她是东王父西王母的小女儿,巫山神女。我怨她不告知我实情,忍不住对她生气。可当她丢下一句“我们算了吧”走了之后,我先慌了。我想尽办法,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她娶回了金阙宫,却发现有些事情早就变了。

点击下载,本站安卓小说APP